空青不背锅

“勿自非,勿忘心,勿自贻伊戚。”
“知自省,知自固,知使心而作。”

欢迎第三振萤总回家

感觉我现在以每周一把四花的频率重复掉刀

但是迷路的老人依旧在迷路

希望爷爷也能回家团圆啊。!三条就差你了!!!家里有茶和茶点!再不济还有保温杯和枸杞啊。!!!!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张扬不羁发情期还能一个打十个,气势日天日地的omega形象

【三日鹤】缘,妙不可言/中

三日鹤/克制住了我沙雕的笔/资产阶级和官僚主义的奇妙爱情故事,大概还有地主阶级(?)的贵乱关系(什么?)
  

《缘,妙不可言/上》
  
  
  
   
  鹤丸国永弯了的事情从伊达传到五条,然后在五条国永那边全部禁声,一家人似乎很快就接受了骨感的现实,虽然没有人理会鹤丸国永表示的自己男女通吃,但是接受了这个总归是省事。同时鹤丸国永注意到自己老爹在发觉了这个事情以后表情微妙的变化后总觉得大事不好,哪怕接连几天五条国永并没有什么大动作,鹤丸依旧觉得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大半个月过去了,鹤丸依旧没发现五条国永的异常,自己还是该吃吃该喝喝该上班就上班,时不时约人探索一下生命起源,活的潇洒自如。而约的人里,三日月宗近一个人就占据了四分之三的江山。
  
  清晨的阳光洒入了房间,看起来价格颇高的酒店套房里满是欢爱后的狼藉,衣服散了一地,床上的两个人一起缩在被子里,白发的青年没有醒的意思,而另一个紧了紧怀抱干躺着,垂眸看着怀里的人。也许真的是累着了,三日月宗近这么想着。他们昨天清早约着见了面,大约是鹤丸国永得到了难得的假期,又无处可去,想到三日月宗近说在这里当了几年的侍应生,便打电话约了免费向导——他离开这里也有几年了,新建的东西完全不了解,趁着假期不如好好了解一下,也方便自己工作。三日月宗近沉吟了一下还是答应了鹤丸,问了小狐丸半天才在对方的远程协助下出门找鹤丸国永,也在自己靠谱的弟弟的帮助中完美的带鹤丸转悠,比如新建的游乐场啊,海洋馆啊,极度像小学生春游。
  
  鹤丸国永在和三日月宗近爬了山后决定用成年人的方式结束这一天的行程所以他们开了房。他们又睡了一会儿后才醒,鹤丸迷迷糊糊搂着三日月不放,三日月费了一段时间才把人扒下来,鹤丸坐起来懵了会儿一看时间才觉不妙,他一天的假期结束了今天要上班,而现在已经迟到了,鹤丸哀嚎了一气在三日月的瞩目下赶紧往单位。而三日月也在鹤丸走后叫三条的司机把自己送了回去。
  
  他们之间建立了一种微妙的关系。大概是双方都觉得对方不错,连续约了几次以后觉得对方还可以,也合拍还能时不时一起去吃饭看电影逛商场,感情在炮友的基础上极速升温,但是两个人都没有明确说明处对象。几次接触下来鹤丸国永觉得三日月宗近这人是真不错,当个餐厅的侍应生真的是做害了,礼仪长相气质都是上品,怎么命运多舛时运不济,浪费了这种优质资源呢?别的不说这简直是理想中的伴侣啊。
  
  而三日月宗近也觉得鹤丸国永和一般的纨绔子弟不一样,人是纨绔子弟,鹤丸是真玩裤子的,床上的技术好的可以。性格开朗喜欢惊喜,经常能带来意想不到的东西,浪漫而不俗气,还会做饭,和自己也合拍,简直是理想的男友。
  
  遇上这种人真巧。二人不约而同的这样想。
  
  所以缘分真是妙不可言。三日月宗近在某次饭后感叹着。不论是作为兄长的今剑石切丸岩融还是当弟弟的小狐丸,听了这话不约而同的怀疑起三日月宗近是不是发烧了,这种话怎么听都不像是三日月会光明正大说出来的。今剑戳了戳帮三日月熟悉业务的小狐丸,问这家伙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父亲大人刚准备了一堆联姻对象在挑呢。小狐丸仔细思索了很久,自己这兄长大人向来我行我素的,很多时候他也不知道这人在干嘛,但是出门的频率似乎高了不少,每周还有固定的几个晚上不在家——从遇见上回和粟田口吃饭的纨绔时开始。小狐丸抖了抖,说大概是吧,我回头留意一下。
  
  “你要记得哦。”今剑拍了拍胸口,“父亲大人昨天还和不知道哪家订好了联姻,他三日月宗近要是不从,就只能向咱哥四个下手了。”
  
  小狐丸觉得这是在卖队友,但是小狐丸觉得这个队友卖的好。
  
  “成。”小狐丸点头,从厨房探出头毫不意外的看见三日月准备出门,把手里刚收拾下去的盘碗放在了自己大哥手里,“我去看一下,免得这人迷路了,今天的碗就拜托了!”
  
  哎等等等等!!今剑捧着盘碗,半晌才反应过来小狐丸这偷懒行为,但对方早跟着三日月出了门,哪儿找人等等去,今剑把手里的一摞玩意儿堆洗碗槽里,噔噔几步追出去,关门前回头看了一眼今天休息的岩融,不忘嘱咐,“岩融你洗一下碗——”
  
  岩融:????
  岩融:今天不是轮小狐丸洗碗吗???
  
  三日月接了条鹤丸国永的短信往外走,后面跟着个偷偷摸摸的小狐丸,而小狐丸后面跟着更加偷偷摸摸的今剑,场面宛如单枪匹马上西天的唐僧后头跟着俩老妖怪,三日月看了一眼路边停着的黑色越野,小狐丸和今剑被看的明明白白,他无语了一瞬还是选择看破不说破,装作不知道的模样绕路走去了地铁站,熟门熟路的挤起了地铁,后面跟着的小狐丸和今剑差点泪流满面,三日月这样食人间烟火还吃饱了的模样真的太少见了,居然没有让人来接还自己去挤了地铁。
  
  但是这样一来三日月就不好跟了,地铁站人太多,七绕八拐就找不着人了,倒是小狐丸和今剑在转角遇了个正着,二人见了意味深长的一笑,得出最终结论——三日月跟丢了。
  
  “还好我在兄长大人手表里安了定位。”小狐丸扬了扬手机,地图上显示着四个红点,今剑好奇的问除了三日月剩下的是谁,小狐丸颇为得意的表示是各位兄长们,今剑脸色一边,上上下下打量起小狐丸,说你小子可以啊什么时候准备篡位。小狐丸一懵,他哪儿有这个心思,这是他们公司的研究成果不仅能定位还能掌握这个人的生命体征和身高体重三维,遇到紧急状况还能自爆——简直不可多得。今剑是越听越不对,怎么都感觉这是非法监控,二人因为这个原因过起招来,忘记了远去的三日月宗近。
  
  被遗忘的小老弟三日月出了地铁站打了车就往鹤丸国永给的地点去,那是个咖啡馆,准确的说是个猫咖,三日月一进门就被四面八方来到猫咪扑了个满怀,似乎下一刻就会被当做猫爬架,三日月撸了撸怀里英国短毛猫的猫,目光停留在角落里的鹤丸国永身上,对方背对着他,对面还有个男人——似乎是那天和鹤丸国永吃饭的先生,三日月宗近想了想,对方好像叫一期一振,是粟田口的大哥,未来粟田口的话事人,他寻思了一下今天鹤丸国永是准备干什么这么大阵仗,抬腿走过去。
  
  “鹤丸。”
  
  鹤丸国永看了看三日月宗近,转头让一期一振坐在自己旁边,三日月对一期一振点了点头,坐在了鹤丸国永的对面,白发的青年叹了口气,用热切的目光长久的注视着三日月,后者愣是被盯到脊背发凉,而一期一振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三日月。
  
  “……你们是要揍我吗?”
  
  “不不不。”鹤丸国永摆手,“我有个事……”
  
  什么事。三日月宗近把猫放掉,心道自己不答应对面那个一期一振会不会一枪顶上来,比较粟田口在黑白道上都挺凶的,鹤丸不知道怎么和人认识的,自己跑还来不来得及。
  
  “我想和人订婚。”
  
  鹤丸国永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的说出这几个字,三日月宗近一愣,心里突然有点儿不是滋味,虽说他们没有确定关系但是几周下来感觉还挺不错,三日月原本打算过几天坦白自己身份然后试着表白,但是鹤丸一句话让他瞬间不知道如何反应,他愣了一会儿,笑起来:“恭喜啊,是和你旁边的先生吗——这就是你说的一期一振先生吧。”
  
  “啊?”一期一振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鹤丸,一副你丫逗我的模样,“我和他?就算我家想他家也不可能的,他是说——”
  
  “我说吧一期。”
 
  鹤丸咬着吸管,真诚的看着三日月宗近:“我想和你处对象。”
  
  “……什么?”
  
  鹤丸国永叹了口气,解释起来,“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不是和你分开以后就去上班吗,然后被我家里人半路拦了下来,我家老爷子和我说我如果我没有合适对象就要人和我家政治联姻了——我想了想你人不错,就联系你了。”
  
  三日月宗近考虑了一下,按照鹤丸这样的家庭,虽然他没问过但是至少是什么富商家庭确实可能这样,就连他家也是,自己父亲大人最近似乎也在给自己物色对象,想到这里他颇为理解的敲敲桌子,“我没问题,但是我就是个侍应生,你家……”
  
  “那就私奔吧。”鹤丸国永一拍一期一振的大腿,“这位大兄弟会帮我的!”
  
  一期一振:????
  
  真是……十分鹤丸的言论。三日月宗近又一次在心里感叹这妙不可言的缘分,鬼使神差的点点头说好。
  
  于是按照计划,三日月宗近正常无比的返回家中,正常无比的收拾好东西,又正常无比的走出了家门,期间没有看到小狐丸和今剑,大概是出门工作了,岩融在洗锅,三条宗近在书房,石切丸大概还在回家的路上,三日月宗近心说自己是不是太不慎重了,这就像是离家出走的小学生一样——而且他小学也没离家出走过。
  
  就当和鹤丸散散心吧。三日月宗近这样想。
  
  所以他悠哉悠哉的和鹤丸上了新干线。
  
  而半小时后,小狐丸和今剑终于在地铁站争出了结果回家,恰好遇上三条宗近愉悦的开起家庭会议,老爷子高高兴兴的把一张照片拿出来,鱼尾纹的即将夹死蚊子,小狐丸探头一看,上头白发金眸的青年怎么看怎么眼熟,三条宗近坐好,发出一家之主的声音。
  
  “五条的鹤丸国永,我们的联姻对象,三日月未来的配偶——哎对三日月呢”
  
  今剑和小狐丸陷入沉默。
  
  “刚才回来又出去了。”岩融摸了摸下巴,“回来不知道在房间捣鼓啥,特别吵。”
  
  然后他们来到三日月的房间,三日月的房间空空荡荡,连三日月的毛都没有,剩下一张孤零零的纸在床上,小狐丸拿起来看了看。
  
  我和鹤丸私奔了。
  
  今剑和小狐丸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呃……我没记错的话这是父亲大人刚才说的那个?”
  
  

TBC

晕车作业,乱七八糟

随缘吧

一个假文评

一个文评。 @重度嗜糖kala♥

首先3773fo鹤电!

说到kala老师的文章,我还是比较喜爱点我收看《王子与龙》,剧情歌的选择也是这个原因。一是这样的风格在我所接触到的圈子里不是很常见,二是我素来喜欢这样风格的文字,华美,浪漫,能把那样子的语言落座实处,读起来总归是舒服。三是喜欢这个故事,风雅而幽默,甜虐的比例恰到好处,读完这个故事以后大概才会发觉唇角勾起在笑吧。

悠扬的曲调,流传的箴言,暖冬的新芽,也许爱情就在这样恰当的时候萌发,无论多少年,多少遍,爱就是爱了,从一而终,论他造化弄人,也不会后悔最后的选择,选择相信,选择爱情,选择你。
如果徳西斑人马群守护的不仅仅是圣湖,兴许还有那份最真挚的感情,金色的恶龙和最优秀的骑士,他们总能走上奇妙的道路,诅咒预言的敌对关系太过虚无缥缈,但最起码昭示着命定之人

不仅仅是别人的故事。

是他们一生的真挚。

这个故事看了很多遍,喜欢的原因有,因为剧情歌作词选曲的原因也有,综合下来还是这个最为喜欢了,每一次都有每一次的感觉和发现,文评,我不知道该谈些什么,但知道大概是在对这样的爱情以祝福以喜悦。kala老师笔下的曦瑶总是甜的很,但说实话并不感到腻,读多少遍也总是笑着感叹“太好啦”,细腻的文笔和文风,构造着一个个故事和结局,就像雀鸟掠过水面,一点点的触碰就留下了层层涟漪供人浮想联翩,是温柔的,温柔的故事是由温柔的人带来,乃至让我们看到了一对温柔的曦瑶。

希望kala老师能继续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故事。

就是这些辽,错评歉。

感觉咸鱼太久了
想发存稿
然后一看
我他妈写了什么东西
然后删删删
然后就。没有,存稿了

欢迎三振的江雪和二振的萤总回家!!!

顺便后排!!!

永灰真好吃!!!!灰羽真可爱!!!!

欢迎小酒鬼回家!!!
虽说是去捕捉野生爷爷的但是小酒鬼我也爱!!!
相信自家第一部队!!
兼桑你是什么欧皇吗!!!!

阿尼甲来啦!!!!
哈哈哈哈哈哈!!!!!

在这边也发一下吧
您的好友【违和感】已下线

这大概就是我没有弟弟丸的原因吧